您当前的位置 : 承德长安网 >>平安承德

因案施策巧解执行难题——承德县人民法院执行工作侧记

来源:河北法制报         2022-03-02 09:17

唐姗 王岚

承德县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坚持分类施策,对症下药,对于不同类型案件,采取不同“招法”,破解执行难题,促进执行质效稳步提升。近两年来,该院共收案6075件,结案5919件,结案率97.43%,执行到位标的款64337.48万元,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穷追不舍 拒绝“耍花腔”

“赵法官,公司的账户、土地、车辆你们都查过了,我确实没钱给大家开工资了,要不再给我一个半月的时间,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大家凑上钱。”承德县某针织服装公司的王某一脸“诚挚”地看着执行法官赵立新。

因为经营不善,承德县某针织服装公司拖欠了32名工人两年多的工资共计16万元,虽经判决,仍然一直未予给付,无奈之下他们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承德县法院第一时间对该公司名下的银行存款、车辆登记、土地使用权登记等情况进行查询,但未能查询到可供执行财产。

赵立新带领执行团队到已经停产的公司找到王某,他满口答应一个半月之内争取解决。然而一个半月的时间过去了,该公司并未按照约定兑现工资。

见到赵立新,王某“央求”再宽限一段时间,并再次保证“一定”兑现。见到王某故伎重演,赵立新态度坚决地予以拒绝,并再次对该公司进行了全方位查询评估。他查询发现,该公司厂房正处于闲置状态,经与王某协商,并多方寻找承租方,最终将厂房成功出租,并一次性拿到20万元租赁费,赵某等32名工人也终于拿到了自己的辛苦钱。

执行过程中,针对一些被执行人心存侥幸,表面态度诚恳、积极配合,实则消极作为、能拖即拖的问题,承德县法院不断完善执行工作机制,持续推进网络查控建设,对被执行人可用财产的现有价值进行全面深入挖掘,充分利用闲置资源创造更多价值。同时,针对财产所具有的流动性特点,该院通过与银行、房产等部门协调联动,不断强化对被执行人生产经营和生活状况的动态监测,确保第一时间掌握被执行人财产信息,打消被执行人“没有财产可供执行”的侥幸心理。

围追堵截 死磕“骨头案”

“法官,某服务外包公司已经拖欠我们92名农民工的工资达两年之久了,现在公司停业,负责人也跑了,我们的工资该怎么办啊……”王某等20余名农民工代表在执行法官宫学金、执行干警张子涵的办公室,情绪激动地讲述着他们的遭遇。

原来,王某等92人系某服务外包公司工人,该公司由云南省某信息技术公司控股,因公司经营不善已停业,公司主要负责人也全部撤回云南,现欠付租赁费和王某等92人工资合计650万元。

面对判决书、仲裁书和无奈的工人,法官经过现场考察了解到,因该服务外包公司租用的是承德县办公场地,办公设备均为租赁公司提供。经过3个月的网络查控和实地调查,未发现有可供执行财产。

无奈之下,农民工们向法院申请要求追加控股该服务外包公司的云南省某信息技术公司为被执行人。

“两个公司是否为同一股东,相互账目是否有交叉?是否找到相关证据?是否能够将该信息技术公司追加为被执行人?”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张子涵脑海中,但面对92名农民工充满期待的眼神,他立即向宫学金汇报,研究制定了执行方案。

执行干警先到银行用了一天时间调取了该服务外包公司自成立以来的银行流水,并对2000多页的明细一一核查,最终发现两个公司账目有许多交叉,云南某信息技术公司作为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执行干警又远赴云南调查该公司的控股出资情况,遂裁定追加其为被执行人,并冻结了该公司银行账户。

然而,承办法官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棘手的问题再次出现,该公司收到追加和冻结裁定后,态度强硬,多次打电话质问承办法官,认为追加其公司为被执行人做法荒谬,想通过执行异议之诉程序将案件长期搁置。经过与云南某信息技术公司电话、见面等多种方式沟通、释法明理,最终该公司同意给付。至此,92名农民工领到了他们盼望两年多的工资。

为切实解决疑难案件、骨头案件,承德县法院勇于担当、敢于碰硬,以“集中执行百日攻坚”活动、“清晨执行”常态化专项行动等为有力抓手,持续加大执行力度,最大限度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抓细抓小 巧解“闹心结”

在执行工作中,承德县法院坚持以小见大,抓细抓小,着眼于细节,发力于矛盾源头,将每一项执行举措落实落细落到位,努力实现案结事了。

前不久,承德县一地的集市上出了一档子“新鲜事”,几个身着法院制服的人正在热闹的集市上“售卖”电动车。

事情要从一起借款纠纷说起。张某和赵某是同村邻居,平时经常走动,关系还算不错。2019年,张某因为着急用钱,向赵某借了3200元钱,并且写下了借条,约定三个月后偿还。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张某却没有按照约定偿还借款,赵某反复多次催要未果,只能求助于法院。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张某却避而不见。“钱不多,但是大家乡里乡亲的,为这点事心里实在别扭。”提到这事,赵某就很闹心。

“我们家里也就这电动车值点钱。”张某媳妇的一句话启发了执行法官徐宝生。“就将他的电动车进行扣押。”

但考虑到财产变现需要经过评估、拍卖等程序,既会增加当事人诉讼成本,也会延长办案周期,徐宝生经请示,决定在集市上对电动车进行现场议价变现。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执行干警在当地的集贸市场上将扣押的电动车在现场以1700元的价格成功售卖,张某又筹集1300元,凑足了3000元。拿到执行款后,堵在赵某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落地了。

对小标的额案件,该院创新推出细小化执行举措,通过对被执行人家庭微小财产的处置,促使被执行人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借此将网上宣传、线上宣传转化为现场宣传、即时宣传的方式,使群众耳濡目染受到教育,实现了案件办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关键词:承德,人民法院责任编辑:秦浩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