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承德长安网 >>丹青妙笔

故乡的春天

来源:河北法制报         2022-03-04 17:25

张雅婷

春日的阳光,洋洋洒洒地从刚刚抽出嫩黄的柳枝间泻出,河里的冰尚未完全融化,但能清楚地听见流水声,是清脆的声音,悦耳得仿佛有生命!大地还是沉睡的样子,裸露的土地,背光之处的积雪,一切像极了冬天,但已然不是冬天,山里的春天,正在酝酿……

春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记忆里是脱去了花棉袄和花棉裤,换上母亲织好的毛裤,跳皮筋、踢毽子,动作逐渐灵活。冰冻一整个儿冬天的大地开始融化,人们走向自家田地,春耕从犁地开始,毛驴一步步向前走,很快,成片的土地开始有垅有沟。“婆婆丁”作为最先破土的绿色,是孩童的最爱,挖上一篮,摆上餐桌。农家人懂得感恩大自然的馈赠,也最擅保留大自然里最原始的味道,一盘“婆婆丁”配上自家做的黄豆酱,那味道恰如春日里对一年的期盼——苦尽甘来!

山里的春天,最多的是花。春天好像还没有完全开始,杏花最早按捺不住寂寞,在某个有阳光的正午,偷偷地破了花苞,开出几朵红托白瓣的花来。杏花性子急,花开时尚无一片叶子,望过去满树满树的白色小花,一串串骄傲地怒放,拉开春日里百花绽开的帷幕!

接下来是樱花、梨花、桃花……在结果之前,每一朵花开得都执着勇敢。家门口有一棵梨树,年少时觉得那棵梨树高大异常,只有个子高的男孩才能爬上去。那棵梨树着实是童年记忆里的乐园,大人们在树下闲说话,男孩子们爬树嬉闹,我们女孩子最喜那梨花沁人心脾的香气,流连其中,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儿时不懂诗,但童年里的梨花,最是灿烂,最是明媚!

树上的花,阳春白雪;山里的野花,炽热顽强。紫色的野菊花是山里春天的信使,春寒料峭,野菊花却已身影摇曳!山里最让人惊艳的是杜鹃,也唤作映山红。早春的日子里,杜鹃花开,放眼望去,是红色的海洋,像极了追梦人的青春,浓烈炙热,生机盎然!山里还有很多花,无名的,有名的,妖艳的,朴素的,招摇的,内敛的,每一朵,都在山里短短的春日里,竭尽生命地开放!

待繁花落尽,柳叶从嫩黄到翠绿,山里也碧波荡漾,枯黄与新绿完成了交替。春耕之后,一场小雨缠缠绵绵,田里的种子发了芽。此时,杏花落后,一颗颗小杏长得飞快……

我记得童年里每一个春天,记得漫山的花,记得春日里的风。风那般柔软,却也吹得花瓣飞舞,那些场景,那风,那花,那漫山的明艳,时常出现在梦中……

那棵当初只能仰视的梨树,如今看来,竟不过如此。只是好些年,没有在春日里见她了,没有见她满树的花!偶尔回来,还会在她的树荫下纳凉,像儿时一样,摘一片叶,折个小燕子,拉动翅膀。

外面的世界不一样,可是山里的春,总让我魂牵梦萦!

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这些年,我不在,故乡的春,是否一如既往…


关键词:故乡的春天责任编辑:秦浩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