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承德长安网 >>丹青妙笔

在选择中成长

来源:河北法制报         2022-02-22 15:12

路小英

“85后”“山区派出所”“女所长”,贴在白风灵身上的这三个标签本身就充满了故事感。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却是第二次采访她,对她的了解和理解就在持续的心路探寻中步步加深。

2021年伊始,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整个石家庄按下了“暂停键”。白风灵所在的平山县上观音堂乡也同步启动了闭环管控。白风灵作为派出所所长、上观音堂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带着所里的两名民警、两名辅警迅速投入了战“疫”模式。

也就是在那个特殊时期,我有机会通过电话采访到了她。那时,我对她负责的辖区上观音堂充满了好奇,感觉那里应该是个有传说有故事的美丽乡村,当她告诉我这里是“子弟兵母亲”戎冠秀的故乡时,我又对那里充满了崇敬。

那个时候,她刚通过石家庄市公安局开展的所长跨区县交流到这里两个多月。从县城到乡村,从机关到基层,从故乡到异地,这里的条件比心里预想的要艰苦:一是派出所没有食堂,一日三餐在乡政府食堂解决,错过饭点就得饿肚子,村里没有饭店,小卖部连个面包都买不上。在那待过几天后,她就学乖了,每次回城里就准备一箱方便面带上去,以备不时之需。二是没有宿舍,办公室就是宿舍,上厕所需要到乡政府的二楼,白天好说,晚上村里黑得早、冬天气温低到零下20摄氏度,好不容易被窝暖和了再穿衣服起来,出门走一圈,回来又是一身冰冷,后半夜就别想再睡着。有过教训后,她干脆只上午喝水,下午就不敢再喝水。而最让她感到焦虑的是,乡亲们说话口音比较重,她竖着耳朵好好听,都是一脸懵懂。怎么办?她就到村里走访,找乡亲们聊天,没过多久,她听当地方言便能猜出个七八分。

上观音堂派出所辖区不大,21个自然村依山就势、零星散布,大部分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的都是些老人和孩子。她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家里孩子刚上小学二年级,母亲已年过七旬,从石家庄市里的家到派出所有220里地,山路崎岖,至少需要两个半小时,她不能经常回去看看孩子陪陪老人,就把这里的父老当成亲人。疫情期间,她配合乡镇工作人员给全乡1302名村民进行多轮核酸检测,谁家有行动不便的老人,她就陪同医务人员逐一上门检测,得知一位孤寡老人家中粮食不足,她就安排民警赶紧送去米和面。她感觉这里的乡亲质朴、热情,自己心里踏实、温暖。

这次,我和同事驱车去了上观音堂派出所,走了一遍她一年半以来走过很多次的高速公路和山路。早晨7点出发,下了高速公路,上村路,崎岖蜿蜒,一会儿在平地,一会儿到半山腰,一会儿到山顶,路面上还有滚落下来的山石和没有融化的冬雪,一路弯弯绕绕,到那里时已经10点。这一路晃来晃去,头昏脑涨,肚子里翻江倒海。见到白风灵,才感觉到她比照片上更秀气,一个短短的小辫儿,说话柔声细语,如果不是穿着警服,感觉倒更像一个邻家女孩。她的同事,清一色男同志,不止一个人告诉我,别看白所年纪不大,是个女同志,但一点都不逊色于男同志:她深夜里顶着寒风在高速路口执勤;到辖区最偏远的磨子沟村给村民做核酸检测,雪天路滑车上不去,她徒步十余里地;各种专项行动她身先士卒,和大家一起侦查破案,蹲守抓捕;平时对大家很关心很照顾,但批评起来也是很严厉……连她自己都说,骨子里有股要强和倔强,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就是要把警察当成一辈子的事业去奋斗。

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想孩子。孩子的成长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年,而自己的缺失难免是一场遗憾。她的妈妈患有帕金森综合征,手抖得厉害。她觉得妈妈照顾孩子有些累,就想着过段时间把孩子送到寄宿学校。她说,虽然孩子还小,但没办法。同为母亲,我感觉得出她的这三个字“没办法”里,潜藏着太多的无奈和忍耐。

聊天中,我问她,有没有后悔过?她说,没有。语气很坚定。她说自己要给孩子做个好榜样。那一瞬间,我不止有心疼,更有致敬!

关键词:责任编辑:蒋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