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承德长安网 >>丹青妙笔

仇家变亲家

来源:河北法制报         2022-01-14 14:40

冯仓福

调解员王老五是有名的脑筋活络、口才好的人物,人称“小诸葛”。在村里,人们有个大事小情,总是找他去管。而且,他一旦管了,也总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按他自己的话说,还没有碰上他办不成的事。然而,最近这两天,王老五碰上了一件麻烦事儿,让他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王老五有两个比较要好的同学,一个叫赵建国、一个叫刘大栓。赵建国有一个儿子叫赵林,刘大栓有一个闺女叫刘盼。两个孩子从小在一块念书,可谓是青梅竹马。如今,两个年轻人二十出头了,有情有义,互相中意。然而,他们的父辈有旧仇,两个年轻人不敢明言,于是就找王老五给调解调解。

对于他们两家的事儿,王老五是最清楚不过了。50年前,一次批斗会上,大栓的父亲去得晚了,建国的父亲就一脚把大栓的父亲从高台上踹了下去。大栓的父亲当场口鼻流血……

上学时,因为大栓家“成分不好”,建国动不动就对大栓拳脚相向。那会儿,大栓见了建国,就像耗子见了猫,自然也怀恨在心。

正因为这些事,王老五虽然和大栓、建国都是要好的朋友,却总是分别来往。如今,这两家的孩子决定要在一起,王老五没法不管,却又不知道怎么管。

经过几天的反复思考,王老五决定采取迂回战术。他先是找赵建国说明情况,请其全面配合。

赵建国一听事关儿子的终身大事,满口答应了。其实,这些年来,他内心对刘大栓总是有所亏欠,却又不知如何弥补。如今,儿子看上了大栓的女儿,他打心眼儿里高兴,巴不得早日促成这桩姻缘。

赵建国现在经营着一家饲料厂,每年能赚百八十万,是村里的首富。他对王老五许诺,只要能把这件事办成,花多少钱他都觉得值。

有了赵建国的承诺,王老五便开始了具体的行动。他找到刘大栓,说现在养猪行情不错,自己打算找个人搭伙养猪,问大栓想不想干。

大栓本来没有固定职业,只在盖房班当个小工。见老五说搭伙养猪,他高兴得不得了。只是现如今,他拿不出多少资金。

王老五就说:“你没钱就先别拿了,我先垫着,咱们最后按四六分成。”大栓说:“行,就这么办。”

两天后,王老五找到大栓,说:“咱养猪得先找个好地方。我看建国饲料厂东边还有一块空地,有一亩多。咱把它租下来,建养猪场。”

大栓一听建国的名字就有点不高兴。但既然王老五说了,大栓性子再倔也不好呛脸,就说:“租可以,但你去说,我可不跟他见面。”王老五说:“行,一切都由我来办。”

没过几天,王老五就带着大栓开始建猪舍、盖饲料房。盖好以后,他们购进了100头仔猪,算下来花了将近20万元。这些钱中,王老五出了10万元,另外那10万元自然是建国出的,只不过大栓不知道。这是王老五跟建国商量好了的,明着是王老五跟大栓的,实际上,建国是个暗股。

猪场办起来了,王老五就说自己在村委会还有很多事要忙,干脆把猪场交给大栓全权打理。这样一来,大栓就不得不和建国接触,因为猪场还要进饲料厂的料呢。

开始的时候,大栓派人去联系,由饲料厂把料送过来。但没过多久,饲料厂传过话来,说人手不足,自己来取,饲料价格可以再便宜一些。

没办法,大栓只好硬着头皮去饲料厂。但他不找建国,而是找建国媳妇。毕竟,他和建国媳妇没发生过冲突,还算好说话。建国媳妇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她非常热情,又是帮着装饲料,又是在价格上给予优惠,倒把大栓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得知这些情况后,王老五就开始琢磨:怎么让建国与大栓直接见面。

一天,夜里下起了大雨,一个猪圈的顶子塌了,5头猪被埋在了里边。接到大栓的电话,王老五就赶了过去。三更半夜,风大雨急,俩人弄得浑身是泥,也没刨出一头猪。

王老五给建国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帮忙。建国二话没说就过来了。仨人最终把5头猪都刨了出来,也都成了泥人。

简单地洗了洗,换了衣服后,王老五提议:“淋了雨,浑身发冷,弄点酒喝吧。”大栓也没说话,从橱里拿出酒来,切了几根黄瓜当菜,仨人喝了起来。

王老五对建国说:“多谢帮忙。”

建国说:“既是乡亲,又是同学,应该的。”

俩人一唱一和,让大栓也挺感动。后来,王老五提议让大栓敬建国一杯,说:“毕竟人家是给你帮了忙。”大栓端起杯来,还没说话,建国就端起杯来一饮而尽。

王老五看时机成熟,便给建国使了个眼色。建国端起杯,说:“大栓兄弟,我敬你一杯。”说完,自己就干了。大栓也端起杯子,干了。

这一晚,仨人话不多,喝了两瓶白酒,然后各自散去。

打此以后,建国就经常到养猪场来。本来就一墙之隔,生意上又有往来,而且饲料价格明显比别处便宜,大栓打心眼儿里对建国有了感激之情。

事到如今,王老五感觉可以摊牌了。一天,他把大栓两口子叫到自己家里,半开玩笑地说:“大栓,你说咱们养猪今年能赚多少钱?”

大栓说:“不知道。”

王老五说:“能赚20万元。”

然后,他就说起怎么分红来。大栓说:“原来说四六开,但我一分钱没出,咱按二八开,你给我二分就行了。”

王老五笑了笑,说:“实话给你说了吧,这钱我拿了一半,另外那一半是建国拿的。你知道建国为什么拿钱吗?”

大栓说:“不知道。”

王老五说:“你家闺女跟建国家那小子处对象了,俩人好着呢!为了孩子们的婚姻大事,我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让你跟建国消除仇恨,结成亲家。”听到这里,大栓两口子全明白了,俩人一时百感交集,流下泪来……

第二天,王老五把建国和大栓夫妇请到自己家里,摆了一桌饭菜,几个人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回。王老五说:“今年养猪我和建国各出了10万元,年底按五五分成。”

建国说:“我这10万元是替大栓垫的,我不分成,要分也是你们俩分。”

大栓说:“不成,我不能白占便宜。”

王老五就站起来,故意苦着脸说:“你们都快成儿女亲家了,就我亏大发了。赶明儿告诉你们家儿女,可别忘了我啊。”一番“表演”,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关键词:责任编辑:蒋文军